1917-1947:跨越30年,爱因斯坦的中国因缘

小小怪 2022-06-1703:38:00名人评论21阅读模式

蔡元培【安斯坦博士来华之准备】,《北京大学日刊》 1922年11月14日

《相对论浅释》,夏元瑮译

爱因斯坦等在上海梓园合影

◎肖伊绯

1917年

知识界一场误打误撞,相对论初现中国

1917年这一年,于中国乃至世界历史而言,都是相当特殊的一年。这一年新年伊始,陈独秀应蔡元培之聘,出任北大文科学长。之后,《新青年》编辑部随之移至北京,有了《新青年》与新文化运动的北大,也迅即成为当时中国思想界最活跃的前沿阵地。

这一年开年新刊,元旦之日出版的《新青年》2卷5号中,陈独秀以记者名义同时转载了两篇演说词《蔡孑民先生在信教自由会之演说》和《蔡孑民先生之欧战观》。前一篇演说词,乃是蔡元培刚刚抵达北京,准备正式就任北大校长之前的一次重要讲演记录,集中体现了其治学治校的基本宗旨,自然备受社会各界瞩目。除了在北京有《新青年》首发演说词之外,3月15日,又被上海《东方杂志》转载,一时间传遍京沪,南北皆知。

然而,就在《新青年》首发演说词一个多月之后,百忙之余的蔡元培抽空翻检杂志,却发现演讲词中有一些记录错误之处。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读与误解,遂于2月19日致信《新青年》编辑部,明确指出了这些错误,并逐一表述了修订意见。十余天之后,3月1日出版的《新青年》,迅即刊发此信,算是对之前刊发的演讲词做了及时更正与声明。

蔡氏信中首先纠正了关于宇宙观的一段演说词,并为之特意指出,当天在讲演中应当是这样说的:

在科学发达以后,一切知识道德问题,皆得由科学证明,与宗教无涉。惟科学所不能解答之问题,如宙之无涯涘,宇之无终始,宇宙最小之分子果为何物,宇宙之全体果为何状等。是举此等问题而研究之者,为哲学。

不过,那未经修订的演说词,毕竟已经公开发布两个月之久,其传播之广泛,可以想见。包括讲演者本人蔡元培、《新青年》主编陈独秀在内,恐怕谁也不曾料到,正是因为演说词记录稿中的一些错误,竟然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爱因斯坦学说的争论与国内流行之热潮。

原来,时为1917年4月,由中国留日学生创建的丙辰学社(后改名为中华学艺社)的社刊——《学艺》杂志,在日本东京创刊发行。这一杂志的创刊号中,赫然刊有一篇题为《批判蔡孑民在信教自由会之演说并发表吾对于孔教问题之意见》的文章,作者为一位就读于东京帝国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名叫许崇清。

为此,蔡元培即刻致信许氏,告知演说词记录有误,而累足下为此不经济之批判,甚可惜也,而发表了其纠正之语的《新青年》第3卷第1号,想足下尚未之见,今奉油印本一通,鄙人本意可见大概。

孰料,收到了蔡氏致信,又读到了演说词修订稿的许氏,并未就此罢休,迅即又于《学艺》杂志第2期上,撰发了《再批判蔡孑民先生信教自由会演说之订正文并质问蔡先生》一文,依旧不认同蔡氏的观点与思想立场。许氏反对与质疑的蔡氏观点,竟然也包括了前述那一段蔡氏致信陈独秀,特意加以纠正了的关于宇宙观的一段演说词;并明确拈提出了当时科学界前沿最新研究成果之下的宇宙观,即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学说。文中称:

方今自然科学界,关于时空(即宇与宙)之研究,则有Einstein于1905年发表之‘相对性原理’。此原理以二假定为前提,其一则为‘相对性之假定’,其二则为‘光速不变之假定’。艾氏据此以时间相对性之定义,而牛顿力学所悬设之绝对空间绝对时间几至不能成立。

虽然在与蔡元培论争的这篇文章中,许崇清只是拈提了一些狭义相对论的基本假设和概念术语,来加以哲学层面上的阐发与表述,还并没有从科学理论角度加以专业解析,但这些只言片语,却是迄今所知最早的关于狭义相对论的中文介绍。

1919年

北大理科学长曾是爱因斯坦家中常客

话说时年50岁,长许崇清20岁的,刚刚履新北大校长的蔡元培,在这一场年龄、地位、阅历都颇为悬殊的,隔海通讯式的论争中,并没有为之大感恼火与郁闷,反倒因为得悉爱因斯坦学说而深感快慰,并为这一新奇学说的独特魅力所吸引。随后,即有意邀请爱因斯坦来北大讲学,开始多方联络筹划,为之紧锣密鼓地安排布置。

当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以《新青年》为阵地,倾力发动并全力推进新文化运动之际,早在蔡元培掌校之前五年,即已出任北大理科学长的夏元瑮(1884—1944,字浮筠),也随之同步走向了时代前沿——为引介与传布科学新知,尤其是在普及爱因斯坦学说及邀访通联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个人贡献。

就在五四运动这一年,即1919年夏,夏氏出访德国并以访问学者身份入柏林大学从事学术活动。也正是在此时,夏氏通过其师,著名物理学家、量子力学重要创始人马克斯·普朗克,结识了爱因斯坦并常到其家中研讨各种问题,与其家人也逐渐熟络起来。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人际关系基础,夏氏还促成了向以传布新知、再造新民为己任的著名学者梁启超,与爱因斯坦的一次面晤。

据夏氏后来忆述,就在其成为爱因斯坦家中常客几个月后,梁任公先生到柏林,夏氏即请他同爱因斯坦夫妇晚餐,席间梁先生问相对论的真义,爱因斯坦详为解释。当时,夏氏担任双方翻译,因谈话久,而进食的时间少,还引起爱氏夫人的不满。不过,爱因斯坦对梁氏印象不错,曾称梁先生真聪明,略有解说即能明白。

1921年归国之后,出任北大物理系教授的夏氏,又开始频繁在北大校内外撰发文章,力图以较为通俗简明的讲解方式,向国内知识界普及爱因斯坦生平及其学说。爱因斯坦于1916年所撰名作《狭义与广义相对论浅说》,夏氏迅即着手译成《相对论浅释》书稿,于1922年4月交由商务印书馆初版,对于那个年代对这一新奇学说想要有所了解的中国读者,不啻于一部案头必备的入门宝典。

当然,并不是所有热心于引荐、介绍爱因斯坦学说的中国学者,都具备如夏氏那样的专业背景与知识修养,更不必说亲炙面晤爱因斯坦的机缘,亦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所有这些客观条件的限制,并不妨碍同时代大量非专业领域内的中国学者,甚至是非理科专业背景的中国学者,去接触与亲近爱因斯坦及其学说。

1920—1922年

后浪才俊齐上阵,跨界推介爱因斯坦

譬如,后来成为著名音乐家、教育家的王光祈(1892—1936,笔名若愚),1920年赴德国留学时,就以兼任上海《申报》《时事新报》与北京《晨报》驻德特约记者的身份,向国内读者多次引介爱因斯坦及其学说。

早在1920年11月5日,《时事新报》就刊发了由王光祈所撰,题为《德国科学界的大论战》的驻德特约通信员专稿。当时,爱因斯坦的中文译名尚未统一,仅据音译还称之为安斯坦,稍后又有恩斯坦爱恩斯坦之谓。王光祈在此文中激赞称,安斯坦是近代的哥白尼,是现在的奈端(牛顿),是科学中一个大革命家。1921年3月2日,《时事新报》又刊发了由王氏所撰德国特约通信专稿,文中首次披露了发明相对论的安斯坦将游中美两国的独家消息,并捎带透露了其友人魏时珍正着手翻译通俗相对论的消息。

1922年2月1日,由李大钊、王光祈发起主办的《少年中国》杂志第3卷第7期,以魏氏所译《相对论》与王氏所撰《我所知道的安斯坦》为主体内容,将这一期杂志特别命名为相对论号,向国内读者隆重推出。

然而,可不要以为这一期《少年中国》杂志,即是中国第一本相对论号杂志了。因为早在约十个月之前,于1921年4月15日,由梁启超主编的《改造》第3卷第8号,就已然被命名为相对论号,这才是国内首创之举。

这一期相对论号的封面头条文章,是诗人徐志摩所撰长达15个页面的雄文,实在是令略微了解徐氏生涯的当世或后世读者,都惊讶莫名的罢——相对论的风靡一时,可见一斑。

略微翻检一遍,可知徐志摩解说的相对论,乃是逾越了文理科界限的,带着浓厚人生观与价值观意味的泛哲学理论。这一个性化解说,有着全然跨界不顾,深入浅出且又谐趣横生的通俗启蒙之效。开篇这样写道:

字是一个个都认得的,比喻也觉得很浅显的,不过看过之后,似乎同没有看差不多。我可也并不着急,因为一则我自己科学的根柢本来极浅,二则安斯坦之说素,原不是容易了解之东西……我也不再请教人了,自己去瞎翻。另外看了几本书几篇杂志文字。结果可不能说完全失败,虽然因为缺乏高深数学的缘故,不能了解他‘所以然’的道理,不过我至少知道了那是甚么一回事。

接下来的十余个页面,主要就是去讲述他通过自己感悟理解的,终于知道了的那是甚么一回事了。徐氏虽不知其所以然,却终于知其然的结论,大致是这样的:

‘相对说’根本没有玄想的意味,因为他完全脱离人生的感情意气经验种种,是纯粹唯物的性质。寻常哲学多少总脱不了以人心解释自然,‘相对说’是澈底澈面抛开人间世的理论。我们人类一部智识史是发源于以宇宙中心一直到放弃个人观念,这‘相对说’可算最后的一期。此是‘自然法’的最后胜利,其范围之广为从前所未曾梦见。

徐氏文中还有提及,约于1920年秋,著名学者任鸿隽、饶毓泰,以及正在访华的英国著名学者罗素,均已在南京的学术讲演中,主题论述或特意提及了安氏的相对说,可知当时不仅有以蔡元培为首的北大学术群体,南京及沪上的各路学界精英,也都对爱因斯坦学说投以热切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徐志摩于1931年11月因飞机失事不幸身亡之后,各界痛悼诗人遇难之际,林徽因所撰《悼志摩》一文里,又再次言及徐氏对相对论学说的热衷与自得,文中这样写道:

志摩的兴趣是极广泛的。他曾经译过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并且在一九二二年便写过一篇关于相对论的东西登在《民铎》杂志上。他常向思成说笑:‘任公先生相对论的知识还是从我徐君志摩大作上得来的呢,因为他说他看过许多关于爱因斯坦的哲学都未曾看懂,看到志摩的那篇才懂了。’

1922年

爱因斯坦快闪上海,失约北大

与一浪高过一浪的国内相对论流行热潮同步,1921年初,赴欧洲考察的蔡元培,遍访西方学界名流,在法国巴黎访晤伯希和、居里夫人等世界知名学者之后,又于3月16日,与夏元瑮等在德国柏林面晤爱因斯坦。当蔡氏表达了邀请其访华讲学时,答甚愿,但须稍迟;甚至还谈到了在华讲学应用何种语言的问题,蔡氏告以可用德语,由他人翻译,夏君(元瑮)即能译者之一。

此次面晤爱因斯坦的情形,被简要记录在了蔡元培本人的日记中。

答以甚愿,但须稍迟访华的爱因斯坦,果然于一年多之后,于1922年11月13日,抵达中国上海。然而,此行并非专程访华,而是赴日本讲学,次日即启程离去,经停上海只此一天罢了。

虽则如此,上海各大媒体的报道,还是连篇累牍而来,各路消息,还是接踵而至了。报端各种行程预报及行踪简报,确切的与不那么确切的信息都有,可靠的与不那么可靠的消息都有。不过,爱因斯坦离沪次日(11月14日),由《时事新报》《民国日报》同时刊发的相关报道,虽一简一详,但二者内容基本可以相互映证,应当可以采信。

内容较为详尽的《民国日报》报道全文700余字,乃是目前已知的,关于爱因斯坦初次抵沪报道中篇幅最大者。这一天的行程,其安排之周密,布置之紧凑,人员之繁杂,环节之多样,报道中都已经基本予以呈现。尤为难得的是,当天的晚宴之后,在作为中方东道主的著名书画家、实业家王一亭的私人宅第梓园之中,还留下了一帧全体出席者的珍贵合影。这一合影照片,至今仍珍藏在一所国际研究机构——李奥贝克研究所(Leo Baeck Institute)之中。

就在上海报道同日,只有四个版面的《北京大学日刊》,当天也用了一个半版面的可观篇幅,刊发蔡元培所撰《安斯坦博士来华之准备》一文,正式公布了校方邀请爱因斯坦来华讲学的往来函电内容,并宣称今安斯坦氏已由香港赴日本,不久可来北京,故特布其颠末。

然而,因种种原因,那一场蔡元培等诸多前贤后进筹划已久,令北大内外满怀期待的学术盛会,终究未能如约举办。1922年12月31日,赴日讲学已毕的爱因斯坦,虽再度乘船经停上海,却只是在沪上度过了1923年元旦之后,于次日即刻登船返回欧洲,从此再未步入中国。

1937年

爱因斯坦联名致电蒋介石,请求释放邹韬奋等人

遗憾归于遗憾,因缘归于因缘。爱因斯坦的中国因缘,却还并未因为1922年的这一场失约戛然而止。即便只是在上海经停的短暂时光里,爱因斯坦对中国社会的观察,也可谓入木三分。其婿所撰《爱因斯坦传》,据其当时的旅行日记,对其短暂经停上海的中国印象予以了这样的表述:

上海的访问,使他对中国人民的生活得到了一种看法。这个城市表明欧洲人同中国人的社会地位的差别,这种差别使得近年来的‘革命事件’(指1919年的五四运动)部分地可以理解了。在上海,欧洲人形成一个统治阶级,而中国人则是他们的奴仆。……他们是淳朴的劳动者,欧洲人所以欣赏他们的也正是这一点,在欧洲人眼里,他们的智力是非常低劣的。爱因斯坦看到这个在劳动着,在呻吟着,并且是顽强的民族,他的社会同情心再度被唤醒了。他认为,这是地球上最贫困的民族,他们被残酷地虐待着,他们所受的待遇比牛马还不如。

离开上海不到五年之后,时至1927年2月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的国际反帝国主义大会,爱因斯坦迅即致信会议主办方,明确表示支持大会主旨,坚决反对欧美列强掌握世界大权的国际格局,号召全世界弱小民族一致团结,反抗不合理的国际霸权。

之后不久,又值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悍然发动侵华战争,公然践踏国际约法,攫夺我国东北三省主权。日军还接连制造一二八事变,将战火转移至远东大都会——上海,更令当时在上海居住的各国人士,对日军的侵略暴行感同身受。曾经在上海有过短暂经停,更在此转赴日本有过专程讲学之旅的爱因斯坦,对此深感震惊忧愤,在一次广播演说中,拍案而起,奋起呼吁,主张对日经济绝交以促日本停止对华之侵略。

及至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军终于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又接连制造八一三事变,战火再度波及上海。同年12月14日,爱因斯坦与曾访华讲学的著名学者杜威、哲学家罗素等联合发表宣言,世界文明遭受狂暴之破坏,为维持和平道德,特倡议各国人民,组织对日货之自动抵制,不售战争材料,凡足供日本行其侵略政策之事项,当停止合作……今当以种种之可能的援助,给予中国,而使日本撤退在华所有之军队,放弃其对华侵略政策。

在个人积极声援中国抗战期间,1937年初,爱因斯坦还与杜威、孟禄等15名美国学者,联合致电蒋介石与孔祥熙,请求释放被抓捕入狱的邹韬奋、章乃器等救国会七君子。电文中称,中国处境困难,至表同情。我们以中国的朋友的资格,同情中国联合及言论结社自由。对于上海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七位学者被捕消息传到美国,闻者至感不安……

抗战胜利后,1947年12月16日,曾出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哲学顾问的中国学者罗忠恕,应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之邀,于当日上午与爱因斯坦面晤。此次晤谈,距安斯坦之名闪现中国,恰恰整整三十年过去。

时值二战硝烟散尽不久,二人的谈话,自然而然的涉及到了科学应为人类造福,科技应用中的善与恶等学术宏观主题。罗氏后来在《与爱因斯坦先生的谈话》一文中忆述称,谈话的气氛友好而亲切,不知不觉间竟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临别时,二人还合影留念。约八年之后,1955年4月18日午夜,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的寓所中,于睡梦中猝然离世。至此,约八年之前,罗氏与爱因斯坦的那一次意味深长的晤谈,以及那一帧弥足珍贵的合影,也就此成为爱因斯坦与中国学界所有过往交集的最后定格。供图/肖伊绯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06-1703:38:0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zyzznsb.com/2013.html
新绿洲 名人

新绿洲

7月1日,新绿洲硅谷国际教育2018新生指导培训会在京圆满落下帷幕。本次会议为期2天,从行前准备到学术指导,从与住家相处到海外安全保护,从法律法规到海外资产置业,新绿洲硅谷为来自20多个省份70多个城...
空山寂寂 名人

空山寂寂

​《禅·意》 Zen • Mind 意会空山 名家即兴创作身临万籁 妙手偶得禅心 碧云天外 夏蝉秋蛩天地万籁浸润身心居庸关下 唐风宋雨千年历史沁入丝竹 古长城居庸关下鸟语虫鸣 清泉松风完全天然录制国乐...
回乡之旅 名人

回乡之旅

原标题:互动 | 2019春运来了!四大新变化开启顺畅回乡之旅 不要忘记通过 发表留言哦 速戳小视频↓快来听听主持人洋子怎么说! 互动:2019春运来了! 四大新变化开启顺畅回乡之旅 2019年春运今...
新绿洲 名人

新绿洲

2018年10月12日下午,新绿洲国际教育集团在北京举行了全球化与跨文化能力——中美名校长高峰论坛暨新绿洲十周年庆典活动,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四中,和近120家国际教育机构和十余所顶尖中学,200余位中...
空山寂寂 名人

空山寂寂

配乐只是让道德经听着爽,但老子的东东既然能存活几千年,是一定有其道理的,并且现今更多的人都努力专研,说明古为今用是我等不可忽视的
回乡之旅 名人

回乡之旅

春节年假近在眼前,办公室里很多外地的同事都在纠结,今年过年到底回不回家?怎么回家?前不久,我也为此犯愁了一段时间,不过,与妻子商议之后,我们很快做出了决定,那就是避开机场、火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
新绿洲 名人

新绿洲

摘要:新绿洲硅谷国际教育项目介绍 新绿洲硅谷成立至今已余10年 期间,经历资源整合、服务升级与重塑 10年发展,目标明确 以变求真 不忘初心 严选合作院校 制定住家筛选标准 不断进行服务升级 以匠人精...
空山寂寂 名人

空山寂寂

原创 一玹氏 2016-02-01 本曲不适合出现在任何喧嚣之地,也不适合繁杂心。 简介: 《空山寂寂》是一部将禅画诗曲集于一体的佛曲专辑,禅意十足。由巫娜、侯长青、曹杨等一些年轻有为的作曲家和演奏家...
回乡之旅 名人

回乡之旅

原标题:《吉祥如意》:复调的回乡之旅 大鹏,喜剧演员与导演,几年没有回家过春节,2017年春节前他召集了39名剧组工作人员,回自己老家吉林省集安市柞树村拍姥姥过春节和照顾失智的三舅王吉祥的故事。原定腊...
新绿洲 名人

新绿洲

招募条件: 持有任意两尊绿洲朋克进化版,并将藏品转入指定官方帐户:13724324755(****文)来进行销毁合成新共治会勋章(可自由交易),本次新共治会勋章共计发行300枚,后续不再增发,其中15...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