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时代的军人靠什么维持衣冠整洁?漂白土能派上大用场!

小小怪 2022-06-1706:06:45名人评论16阅读模式

全军都身着全套制服:白马裤、黑绑腿,还有军帽。掷弹兵和工兵戴着熊皮帽和羽饰。你可以想象出我们会展现出何等宏大的场景。

——拉纳军医官德拉尔德笔下的奥斯特利茨会战场景

在许多读者脑海中,一旦提到拿破仑时代的军人形象,第一反应恐怕就是华丽乃至绚烂的制服。当然,生活中的士兵自然不会那么衣冠楚楚,可一旦来到会战场合,多数人也终归是要收拾干净全套正式装束披挂上阵的。说到底,军人的赴死决心与荣誉感密切相关,而华丽制服正是培养荣誉感的重要一环。

大部分正规军队的确会竭尽所能让士兵穿上一件正式军服:以法军为例,一身普通步兵制服总成本约为200-250法郎,大约相当于两年的军饷总额,掷弹兵可能要在300法郎左右,骑兵更是高达500法郎。不过,说归说,做归做,在外征战的军人难免会在血雨腥风里不小心弄脏制服,因而自然需要定期保养和清洁。法军1786年10月1日制服条例和1792年6月24日内务条例都明确规定士兵有义务保持制服整洁。

按照法军的惯例,士兵身上亚麻织物居多的日常衣物要由随军洗衣妇清洗,但制服却需要这些大老爷们儿自己保养。这种保养业务可不简单,因为制服用的羊毛实在太多,一旦用水清洗就有可能丧失天然弹性,使用寿命也会随之大大缩短。因此,法军士兵并不是水洗军装,而是拍打、刷净军装,使其保持最高程度的清洁。即便如此,军装等随身物品的使用寿命还是颇为有限,1807年版《步兵手册》(Manuel d’infanterie)对此记载如下:

假如军装被泥巴、油脂或酒渍弄脏了,那又该怎么办?士兵的习惯是先用一小块沾了唾沫的白黏土擦拭污渍。然后拿指甲轻轻划过,把它除得差不多,接下来再用马蒂内(martinet)抽打衣服。顺便一提,马蒂内这个名字源自路易十四时期一位训练极为严酷的将军,以热衷鞭打士兵闻名,他在法军里的名声恐怕和三国时代蜀汉军队的张飞差不多。不过呢,到了拿破仑时代,马蒂内已经从令人闻风丧胆的步兵总监演变成了轻柔拍打军服的小带子。

要是连马蒂内都打不掉污渍,那就只能冒着缩短使用寿命的危险用上肥皂和水了,在上头涂一点点肥皂和水,弄干净之后自然干燥,接下来轻轻揉搓、彻底清理。

假如军服上有焦油斑,还可以用黄油溶解,然后用肥皂和水清洗。猩红色制服上的污渍则可以通过涂抹若干柠檬汁去除。

没有肥皂的时候,士兵也可以用自制的去污石(pierre à detacher)替代它。去污石一般是一小块蓝色黏土,准确称呼是漂白土(terre à foulon)。这是一种有弹性的黏土,通常用于纺织业,可以去除布料上的油脂和油性杂质。

要是污渍顽固如旧,那就可以将半公斤的漂白土和半公斤的特鲁瓦白(一种碳酸盐,法语里有时称之为小白[petit blanc])压到一起并清洗几次,以此取出它们的天然腐蚀性。然后在这种混合物里加入两大勺鞑靼盐(碳酸钾)和大约三十克的松节油,揉成面团状物体,使其半干,分成若干份,每份只有鸡蛋大小。等到需要使用的时候,就用少量热水把污渍处浸湿,接下来加入一层很少的混合面团,让军服慢慢干燥,污点就很可能自然消失。

1806年,拿破仑不知是出于对旧制度时代白军服的怀念,还是出于对靛蓝供应不足的担忧,在若干个步兵团里恢复了白色军服。与大革命-拿破仑战争时期普遍使用的蓝军服相比,白军服的保养工作就要复杂不少了。

1806年汉堡街头的法军第13、14、15战列步兵团

波旁王朝时代,法军清理白军服的办法是把军装摊在桌上,然后撒上一点混杂了少许西班牙白(blanc d’Espagne)精细粉末的干糠,把它揉进军装里头,再轻柔拍打,使之在军装各部分都发挥增白剂功效。接下来用带子抽打军装,打到不再有灰尘出现,最后轻刷若干下,去除多余的粉末。

虽然这种增白、清洁过程的确有效,但也很容易损坏衣料,因此,拿破仑时代法军一般建议只需使用干糠清理白色羊毛布,尽量避免任何具有腐蚀性的土或白垩。

1806年汉堡街头的法军第17战列步兵团

至于衣服上各式各样的扣子,为了不影响到衣料,在清理扣子时得把它们取下来插到名为耐心——因为这个工作需要小心完成,耗时颇久——的木制纽扣棒上。然后再用稀释后揉成团的增白剂清理,得让增白团在扣子上缓缓摩挲到干净为止。

至此,拿破仑时代法军《步兵手册》里常见的军服清理手法已经整理完毕。在化学尚未充分发展的年代,这些看似后世报刊冗余版面生活小技巧的信息却是无数人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也算是为日化工业的起步做出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举报/反馈

继续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06-1706:06:4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zyzznsb.com/2935.html
爱的印记 名人

爱的印记

欧阳娜娜(左图)与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去年合作综艺节目《潮流合伙人2》,同年龄的他们如今爆出恋情。 上个月网友传出她与女星范冰冰之弟范丞丞正在热恋中,男方手臂上的刺青也被推测是爱的印记。虽然范丞丞透过...
观音山上观山水求下联 名人

观音山上观山水求下联

恰逢‬酷暑时节,又到了一年一度暑假出游的时候了。观音山森林公园作为一处人气旺盛的旅游景点,自然少不了它的热度。 其中最让大家兴奋的就是关于景区所悬挂的半幅作品观音山上观山水这一上联了。东莞观音山广邀天...
陈东东的诗 名人

陈东东的诗

重播 播放00:00/00:00正在直播 00:00 进入全屏 点击按住可拖动视频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岁月匆匆,更凸显爱与诗意不可缺少。2019年的诗坛,虽然没有前两年多起诗人爆红或者某诗体引发全民...
中国钓鱼翁 名人

中国钓鱼翁

钓鱼翁,钓鱼翁,意味着钓者是有了一把年纪的人。海边鲜见小青年垂钓。 那天清晨去海边溜达,看到一老一少站在沙滩上舞弄渔具,颇是用心。长者手把手的教,年青后生聚精会神地学,然后是卖力气地一遍遍操练。这示范...
中国钓鱼翁 名人

中国钓鱼翁

野外一处偏僻的小河边,一个老头正在河边钓鱼,但是他的技术似乎并不怎么样,鱼饵总是被鱼偷偷吃掉,钓了半天也没钓上什么鱼。 不知哪里来的一个年轻人,在一旁看老头钓鱼。看了一阵子后,忍不住笑着对老头说道:老...
岐天路 名人

岐天路

最近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刷屏朋友圈,大家都在讨论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看过了几本,如果你还不知道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有哪些小说,你就out了。 五十部巅峰玄幻小说 阅读玄幻小说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可丰富读者的想象...
岐天路 名人

岐天路

1:写在前面,网文的特殊性和包容性。 广义来说,所有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包括评论日记之类都属于网文范畴,但在龙空大多数人的认识里,网文应该是以起点等文学网站为平台,具有一些固有性质的文章,很多时候网文...
农民工之歌 名人

农民工之歌

音乐是什么?音乐是人们的所思所想,能够表达人们心中想法的渠道。在农民工的圈子里,他们背井离乡,来到城市,为求谋生,工资低微,饱受工作劳苦。打工之苦也让人们觉得生活的充实,历经艰辛打工之路,才能过上幸福...
蝶双飞 名人

蝶双飞

149、等待结果 誉王来了,去了验尸房,尸骨已改变了,金钗被认出来了,誉王的目光凝固了,他的表情也凝固了,宛如一尊渐渐风化的雕塑。过了很久很久,低头看着金钗的誉王,声音嘶哑地问:谁做的。 只查到三个人...
蝶双飞 名人

蝶双飞

在玩耍中学习,这大概是童年游戏的意义。模仿、琢磨、竞争、创造、分享……快乐或失落、厌倦或惊奇,生命与小草一起成长,希望与想象贯穿游戏始终。常常,我得知某位老人将告别人世,他在一个月前就进入昏迷状态,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